又到清明
2016-4-8 9:10:34  
 
行十里路
攀上一座土丘
那个熟悉的坟莹
在枯蒿间瘦了
 
父亲的灵魂
走进清明的节气里
等来这个春天的
开始
 
伏在地上的小草
用小手小心掬起一蓬绿
撒向坟莹的四周
 
亲人又相见
虽然隔着黄土
香火与纸钱
青烟的升腾
不远处的黄河
涌着桃花汛
 
灰烬中的星火灭了
父亲喝完我们带来的酒
坟头添过新土
一只雁从不远处起飞
 
其实我很清楚
父亲正在化成泥土
悄悄地
附在我们的根部
   无哲 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