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德怀元帅的亲人谈“彭门家风”
   一人得道鸡犬也要升天,我伯伯不是这种人,他也看不惯这种作风。”
“他心里装的除了他的理想以外,就是他的人民,他好像不考虑其他的。”
“他常常教育孩子们,不能随便接受人家的东西。”
彭德怀元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始人之一,是一位赤贫出身的元帅,是性格最为刚烈的一位元帅, 是唯一没有亲生子女的元帅,因而,我们只能从和他曾经生活过的后人身上感受彭门家风。
    张春一:他感情挺细的
    新中国成立后,彭德怀把两个弟弟的孩子一共六人,接到北京,供养他们上学读书,以慰先烈之灵。他们分别是二弟彭金华的一女一儿:彭梅魁、彭康白;三弟彭荣华的二女二男:彭爱兰、彭康志、彭正祥、彭钢。
    彭梅魁的丈夫张春一个子不高,身材敦实。他是辽宁本溪人,1947年参加革命,后被保送到哈医大读书,毕业后分配到北京汽车制造厂做医生,和彭梅魁是同事。
    张春一夫妇一直在企业工作,离休后靠离休金生活,两人育有三个孩子,俩女一男,均已参加工作,他们不事张扬,平常而安然,如果不是室内的照片,已经看不出这个普通的家庭,普通的长者,与开国元勋有什么关系,与赫赫有名的彭大将军有着血脉相承。
    彭德怀“文革”期间身陷囹圄,彭梅魁承担起送衣、送书、送粮票等照顾工作。这让孤苦的元帅体会到些许家庭的温暖。
    事实上,彭梅魁并没有和彭德怀在一起生活过,1950年她见到伯父时,已经是20多岁的大姑娘了。  可能是年龄和经历的原因,性格内向的彭梅魁不善言谈,但性格刚硬,每到关键的时刻,她总是挺身而出,悄悄地站在饱受苦难折磨的伯父身边,为他分忧解难。
    1959年庐山会议之后,彭德怀遭受厄运。彭梅魁冒着风险,找到吴家花园,见到彭德怀后,彭德怀却告诉她说:今后你不要再来啦。
    张春一叹口气说:“可能主要是怕牵累到彭梅魁,彭德怀搬出中南海也没有告诉她,后来是她自己打听,找到挂甲屯吴家花园的。”
    1959年,张春一和彭梅魁结婚一年后,张春一才以侄女婿的身份第一次走进中南海,见到彭德怀。
张春一回忆说:“彭德怀说,要看看彭梅魁的‘将军’。我去了也不敢多说话, 他已经年过60了,个子和我差不多,不过看着还挺精神,他也没问我工作怎么样呀,你怎么样啊,他话很少,不过问了我家里的情况。”
    彭梅魁的几个孩子出生后,他们经常带着孩子到挂甲屯去看望彭德怀。
    张春一说:“就那个时候我们接触多,有时候星期六去住一夜,星期天我们晚上再回来。他也特别想看这几个孩子, 他还领着孩子玩。仨孩子他也帮着带,儿子张峰他还带一段时间呢。他是个很细心的人,你看1969年1月、4月,他向中央专案组交代与彭梅魁的关系写的那些材料,都很值得回味,他很小心,不想牵连到别人。”
    张春一:伯伯最突出的个性就是不为五斗米折腰
    1966年底,彭德怀被北航的红卫兵从四川成都抓到北京,先后被北京卫戍区和中央专案组羁押,受尽磨难。彭梅魁一家也受到牵连。
    一天,突然有两个军人找到彭梅魁家里,俩人出示了军人证,通知张春一,让他们给彭德怀送些东西,并要求家人要保密。
    张春一:“当时,我老伴上班没在家,就我在,来人说彭德怀在里面没有穿的,没有用的,你们得给他提供粮票,提供油票,你们还得给他做衣服,说他现在属于监护状态。”
    张春一说:“从他被羁押回北京到去世,我再也没有见过他,彭梅魁也不让我去,因为还有孩子,她说万一你去了到时候你被抓起来,咱们俩全完了,这孩子谁管呀。死活就她一个人去。”
    此后,彭梅魁就担负起间接照顾彭德怀的责任,定期给彭德怀送去衣物和日用品。
    彭钢曾回忆说:“这也是彭家在京的四个侄女、侄子商定的意见,由彭梅魁先送,如果彭梅魁出意外,再由我接着送,如果我出意外,再由彭康白送。”
    张春一说:“彭梅魁每次送东西都想见着人,人家不让见,就送到卫戍区接待室。签个名,写上送了什么东西。他们签个字,我们签个名,完了给个条。伯父接到了也写个条,说他收到了。一直是背对背地送东西。”
    后来,他们按照彭德怀的要求,把他点名要的一些书籍送进去。
    张春一说:“给他送过录音机,还送过马恩列斯的著作, 全套四本,还有《毛泽东选集》《毛主席语录》《国家与革命》等。那时候,我基本都是在老东安市场书市买,新书没有就买旧书。”
    从1966年底到1974年彭德怀去世,彭梅魁一直坚持不断地照顾着伯父,竭尽孝心。这位孤苦的元帅,只能从那一丝一缕中,来体味亲人的温情,这可能也是彭德怀一生中得到得最多的家庭温暖,因为人在落魄时,最需要的就是来自家人的关爱。
    梅魁:
    我被捕后承你关照,从六七年起承购日用品和书籍,所费多少,我无法记清楚了。最近由我拘押处某负责人给了八百元,作为偿还你的费用。以后不麻烦你了。你也不要再挂念!以免妨碍工作。
    现有:一身蓝布冬棉服,志愿军皮冬装,均已破旧。另有两卷蓝斜纹布,除作为还你六八年替我作的制服外,作一条棉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彭德怀
    这是彭德怀在狱中写给彭梅魁的最后一封信,这是一封令人不忍卒读的信。信中所列,大概是这位元帅所有的财产……
    一年后,彭德怀撒手而去。
    在张春一的印象中,彭德怀最突出的个性就是不为五斗米折腰,从不看别人眼色行事。这种刚硬的个性,彭梅魁也继承了,彭德怀恢复名誉后,一家人从没有向组织上伸手要过什么。
    两个女儿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,都读的是师范学院,张春一说,是为了省钱。
    2005年9月13日,彭梅魁在北京去世,享年77岁。
    张春一认为,让更多的人了解彭德怀是一件有意义的事,我们的社会需要好的人气,不能一当官就凡人不理,思想腐化,搞些腐败的行为,这对社会的发展和党的事业没有好处。
    同样,对于生活他也保持着乐观的态度。他告诉我们,他之所以保持这么好的身体状态,主要是有个好心态,从来不和别人争什么。现在他有三大爱好:一是喜欢喝茶,玩茶具;二是摆弄电脑;三是买书读书。
    彭钢:一人得道鸡犬也要升天,我伯伯不是这种人
    在彭德怀的侄子侄女中,彭钢是和他生活时间最长的,也是交流最多的。彭钢自幼聪明伶俐,深得彭德怀喜爱。从12岁住进中南海永福堂,彭钢断断续续和伯伯生活了15年。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,成长为一个大学生。应该说,她思想和世界观形成的关键时期,是和彭德怀一起度过的,而且,这种影响并没有随着彭德怀的去世而中断,从军后的彭钢,有更多的条件和机会了解认识伯伯。这种从感性的接触再到理性的认识,有助于她更全面地阅读伯伯这本“大书”。
    彭钢1959年考入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计算机专业,当年的西军电是和哈军工齐名的重点工科大学。毕业后,她到北京汽车制造厂当工人、干部,后又参军入伍,在总参气象局,总后研究所、干部部,总政纪检部,全国妇联等部门工作,曾任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,全国妇联副主席,少将军衔,1998年底退下来。在彭氏后人中,她的职务最高。
    彭钢看上去个子不高,身材匀称,很精神。彭钢说她小时候一直很瘦,但喜欢游泳,并一直坚持到现在。
    彭钢讲话坦诚直率,条理清晰,普通话中湘音很厚,有股硬气。1985年组织上准备调她到总后干部部任副部长,对此彭钢并不愿意,她更想继续从事科研工作。
    彭钢无奈地说:“我是很不愿意转行的,但领导找我谈了4次话,包括政治部主任、副政委。我说我的确不会干,我也不适合干这个工作,到时候会得罪人的。他们说我们就需要这种人,我说你们现在别跟我说这些好听的,到时搞到谁头上,谁都不高兴的。后来洪学智部长说,你是个党员,你服不服从分配,弄得我都没办法。”
    “你这个性格是不是也和彭老总一样?”
    “我可能受他的影响大,一人得道鸡犬也要升天,我伯伯不是这种人,他也看不惯这种作风。像我们兄弟姐妹上学读书,那都是靠你自己的本事,像我的一个叔伯姐姐,一个我自己的姐姐,就是初中毕业上的中专学校,为什么呢,因为年龄大了。像我那二哥,因为他跟不上,后来就只能到太原上技工学校,当时老头不管你这个的。”
    1955年授衔时,彭钢的哥哥彭起超被授予中尉军衔,彭起超是在延安参加革命的,参加过保卫延安的战斗,和同代人相比,他的军衔整整低了一级。而要求哈军工给彭起超降衔的人正是他的伯父彭德怀。
    彭钢动情地说:“那时他就愣让人家压他一级,我哥哥特别不高兴。我觉得,不管是你个人的亲戚也好,是自己人也好,你应该一视同仁,但是他可能有他的考虑……”
    彭钢笑着说:“他要是活着,我肯定还要跟他理论理论呢。”
    不仅是对待自己的亲属,彭德怀对属下的严厉也是出了名的。
    彭钢回忆说,1979年春节,她到杨勇将军家去拜年,杨勇和她谈了五个小时,并特意提到三军团的高级干部在授衔时,都被官降一级。彭德怀说这是为了部队中消除山头意识,他对大家说,我是国防部长,不能搞自己的小圈子。
    担任干部部部长后,彭钢面临着个人事业的一个大的转折,面对挑战,她也拿出了自己那种不服输的硬劲。一是向老领导学,向同事们学。二是有事大家民主商量决策。
    “开始,一些干部部的老同志就议论纷纷呀,怎么来一个女的,还是个工程师,对我是不服的。我当时也有一招,就让下面四个组的组长汇报,你科技组管什么的,你那个组管什么的,我就在旁边记,我不会的就跟你们学,我也不摆什么架子。两个星期以后我就开始干了,一个月以后他们就主动把情况告诉我了,那就说已经开始信任我了。有什么问题开部长会议研究,也不是我个人说了算,大家研究,但是,定了的事情你不服从也得服从。”
    彭钢的这两个杀手锏,帮助她站稳了脚跟,打开了工作局面,而在她的潜意识里,她认为这是她从伯父彭德怀那里汲取的财富。
    彭钢说:“我觉得这些工作方法和伯伯有关系,过去耳濡目染的教育吧,我伯伯这个人是有民主作风的,是能接受不同意见的。在家里,他对我们这些孩子不是以长辈的身份严厉地呵斥你,我在西安上学,每次给我写信都是写彭钢小朋友收,他都是以朋友相称。当时同学都奇怪,他们也不知道谁来的信,说你们家的信还管你叫小朋友,我说对,对某些人来讲我是小朋友。”彭钢自己笑起来。
    在彭钢的印象中,彭德怀的民主意识早在他搞平江起义的时候,就显现出来,他率先在部队里成立了士兵委员会,强调官兵平等。抗日战争时期,他还搞了一次关于民主博爱的谈话,他最欣赏巴黎公社的平等观念,常常提到他们实行的工资一致的做法,很有意义。
    有一次,彭德怀曾和彭钢谈到唐太宗李世民,说他善于纳谏,从善如流,闻过则喜,胸怀很大。
    彭钢问他:“你能做到闻过则喜吗?”
    彭德怀思忖片刻,笑道:“我做不到闻过则喜,但可以做到闻过不怒。”
    彭钢在总后干部部工作了四年,这四年也是她最辛苦,最得意的四年,在她的主导下,一批长年坚守在边疆地区的干部和家属得到了实惠,受到了重视,稳定了思想,释放出了热情。她自己也完成了一个技术干部向军事管理干部的转变,并且赢得了大家的尊重。
    然而,走上领导岗位的彭钢也面临着亲情友情的考验,对此,彭钢深有感触:“我说实话,像我们社会中确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这种观念,我也是得罪人的,许多事我能帮着做到的,我都尽力了,但是原则性的问题我也不会让步,得罪了也没办法。”
    彭钢:我觉得用无私无畏形容他更合适一些
    彭钢认为,彭德怀的悲剧不是一个性格问题,而是一个体制的悲剧,党内生活的不正常,民主意识的欠缺,是导致彭德怀悲剧的根本原因。
    彭钢说:“伯伯不止一次跟我说,他说有意见我就是要讲出来,一个人不可能都是对的,一个人能那么全面吗?就算他百分之九十九对,那他也有百分之一的不对。他给我举个例子,说一个人的后脑勺有东西你能看得见吗?必须得别人提醒啊!为什么人家就不能够说呢?”
    彭钢觉得,彭德怀之所以敢直言不讳,是因为他心中装的是人民,没有个人的得失,不是他没有考虑,但是很少很少。
    彭钢说:“我前些日子看了一本书,它里面写到彭德怀,他说彭德怀心里装的除了他的理想以外,就是他的人民,他好像不考虑其他的。我觉得这话是有一定的道理。有的说他这个人很粗暴、很简单,我不这么认为,也可能我在他身边生活,感受的不太一样,我可能感受的亲情和感情多一些,我没有看到他的另外一面,我只知道这一点。”
    彭钢觉得用无私无畏来表述彭德怀的性格,更合适。
    彭钢:伯伯说他从来没有为个人的事开过口
    一生无儿无女的彭德怀有着一颗慈父的博爱之心,他在有限的条件下,尽可能地为孩子们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活条件,给予更多的父爱。因为在他身边生活的孩子,都是革命烈士的子女,大都是单亲家庭。他出国访问,都要给孩子们买些小礼物,而且一视同仁。而对于从小和他在一起的彭钢,更是宠爱有加。
    彭钢从小活泼机灵,同学们称之为小兔,这个外号也被彭德怀接受了,他也一直这么叫。
    1963年,彭钢准备结婚了。侄女要出嫁了,彭德怀按照中国传统的习惯,精心地为彭钢准备着嫁妆,从床单、枕头、被里被面悉数备齐。他还把朝鲜人民领袖金日成送给他的一块缎子拿出来,给彭钢做被面。
    舐犊之情,无语自深。
    彭钢至今对那块缎子被面记忆犹新:“那是一个粉红色的,上面绣着像梅花一样的花朵,他对别的孩子还真没有这样。”
    1966年,彭德怀被安排到三线建设指挥部任副总指挥,马上就要离京赴任了,可有件事他还放心不下,那就是彭钢的住房。彭钢结婚后一直和他住在吴家花园,如今自己要搬出去了,彭钢住到哪呢?思前想后,彭德怀开口向有关部门提出,请组织部门考虑给彭钢找个住所。
    彭钢说:“他说我从来没有为个人的事情向组织开过口,就为了你呀,小兔。”
    房子是要了,彭德怀对这次开口要房一直耿耿于怀,觉得是违背了自己做人的原则。
    1959年,彭德怀在搬出中南海时,把自己的元帅服和所得勋章等物品全部上交,他说,我既然当老百姓,这些东西就都不要了。正是他这个主动的行为,才使得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得以保存下来。
    在彭钢家里,我们看到了彭德怀留给她的一个老旧皮箱和一套餐具。她一直精心地保护着。这可能是这位开国元勋留给后人的仅有的遗物……
    彭钢:伯伯教育孩子们,不能随便接受人家的东西
    田同志:
    我们今天在你场吃过饭,每人只算贰角钱,实在太少。以六斤肉计每斤七角,即四元贰角,还有其他饭菜,至少十元才公道。除每人已给贰角外,另补八元,请查收。任何企业必须严格执行核算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彭德怀
    1966年3月,彭德怀在视察途中,路过西昌螺吉山畜牧场,在那和随行人员(共10人)吃了顿饭,工作人员交了两元伙食费。
    离开后, 彭德怀从经管此事的同志那里得知交费的情况后,立即补交了8元,并亲笔给农场的党委书记田兴成写了这封信。
    彭德怀律己之严,世人皆知。他也常常教育孩子们,不能随便接受人家的东西。你要时时想到别人。
    一次,彭德怀到广东开会,吃饭时,陶铸的夫人曾志给他上了一盘腌制的姜,彭德怀品尝后连说,好吃,好吃。
    临走时,陶铸特意给他带了一点姜,彭德怀马上就要掏钱,陶铸不收,两个人就推来让去的,结果,陶铸嗔怪说:我又不是卖姜的,你也不是买姜的,你干吗给我钱。
    这样,彭德怀才把钱收起来。
    彭钢说:“有一次,老家的人给他一罐蜜,后来他给人家邮去三十块钱。在一块生活吧,潜移默化受了这些影响,因为你总是看到这些东西。所以,我当干部部部长的时候,外面送的东西,我统统要他们给食堂拿去,搞得下面那些干事很为难,现在见到我还在说,你那时候要求人可真严。”
    “我看你的个性跟他还是有点像的。”
    “对。可能受到他的影响,有好的,也有不好的,都有。我的脾气也够倔的。其实,人与人之间,不要搞得太紧张。我觉得我过去在坚持原则的方面,可能有点过。比如说和领导的关系呀,缺乏点灵活性。后来我到总政以后,我就自己知道自己的缺点,有些事情就灵活一些,这样既能把事情做成,但是又不失原则。”
    彭钢自己有两个女儿,一个学法律,一个学计算机,从考学到工作,两个孩子都是靠自己的努力。
    彭钢说:“她们自立意识很强,都是靠自己的努力,没有靠我的任何关系。”
    说起两个女儿,彭钢脸上洋溢着骄傲。
    彭钢:伯伯三次谈到身后事
    也许是多年从事领导工作的原因,彭钢讲话用语很准确,表述时很客观,言简意赅。她说,彭德怀生前多次讲,人要讲老实话,过去在战场上,谎话一句,害死三军呀。
    应该说彭德怀是一个坚强的人,他身上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战士品质,不畏,不惧。然而,人毕竟是人,每个人都有一个丰富的内心世界。伴随着环境的变化,人的观念、行为也会产生相应的变化,用今天的话讲就是要与时俱进。我们从彭德怀的三次遗嘱的变化中,似乎也可以感觉到这位伟人思想的嬗变。
    彭钢回忆说,彭德怀先后三次和她谈到自己的身后事。
    一次,在中南海,一个炎热的下午。刚刚结束的中共八大一次会议,作出了一个特殊的决定,以自愿的形式表明,死后火化,不保留遗体。毛泽东、刘少奇、周恩来、彭德怀等都相继签字,表示同意。
回家后,彭德怀带彭钢到南海划船。一边走,彭德怀一边说:“小兔,我把这个事交给你了。”
    彭钢问:“什么事就交给我了?”
    彭德怀严肃地说:“今天我们都定了,死后不留尸体,不埋葬,都变成骨灰,你把我的骨灰烧好了,放到家乡的那种葫芦里。”
    他诙谐地说:“你把葫芦盖严后,就给我扔到大海里头,生前没有机会去世界各地,死后我要去周游世界各地,看看各地的人民……”
    他郑重地望着彭钢说:“我可是把这个交给你了,恩格斯就是把骨灰交给他孩子这么办的……”
    1960年以后,罢官后的彭德怀谪居在吴家花园。他一边学习,一边种果树,他还下了很大工夫学习种植技术,嫁接、施肥、培育,等等。在这里,他再一次谈到了他的身后事。
    彭钢说:“一天,他对我说,你看鱼死了以后,这个骨头可以做肥料。等我死了,你就把我的骨灰埋在这,上面栽一棵苹果树,让你们吃苹果。”
    1974年,被折磨得病入膏肓的彭德怀第三次谈到了自己的身后事。
    彭钢说:“他临死前头几天,我去看他,给他喂了一些东西吃,喂完东西以后,他就拉着我的手,哭,掉眼泪,他说:死后我想和你们的父亲葬在一起,但是他们是革命烈士,我被打成了反革命,我又怕玷污他们啊。说完又哭。我心里特别难受,我说我一定替你完成这个心愿。他听了后就点点头……”
    很难想象彭德怀当时的心情,从一个革命者的口中讲出自己是反革命的时候,再坚强的神经也会为之一颤。
    1996年,彭钢依照伯伯的遗嘱,向中央写了份报告,请求将彭德怀的骨灰移回家乡,葬之于他的两个弟弟身旁。可是由于原来的墓地太小,无法安葬。最后经中央军委和中组部批准,在他弟弟们的墓地旁边,另辟一块墓地,安葬这位游子。
    1999年的12月28日,彭钢和几位亲属一道,奉灵返乡,葬于青山之下。
    彭德怀!一个不能忘记的名字。   (来源:监察部网站)